《監控資本主義時代》-用隱私換取便利值得嗎?

某一天,我與朋友談及汽車證照的考試,當天晚上,我的手機便顯示出”汽車駕訓班專業考照”的廣告,從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偷偷竊取,而我們卻渾然不知,甚至明明知道卻視若無睹,這些瑣碎的資料這麼重要嗎? 或許這些隱私並不構成威脅? 他們怎麼沒有事先通知我們? 滿滿的疑惑都在《監控資本主義時代》此書。

這並不是單純的個人心理作用,而是我們現在所持有的便利生活,包括通訊軟體、社交平臺、線上銷售通路、個人電子產品、支付軟體、新聞內容、個人智慧助理、穿戴式裝置等,面對如此方便的環境我們早已脫離不了這些電子產品,但我們為此也必須貢獻出自己的隱私權利,提供著自己的脈搏、說話內容、臉部樣式、指紋、通話內容、搜尋紀錄與喜好內容等,這一切都在毫秒內與各個企業的數據資料庫同步儲存著。肖莎娜.祖博夫(Shoshana Zuboff)便擔心這樣的情形將是機器控制人類的開始。

一開始,企業方面透過產品將我們的數據資料蒐集起來,主要的目的是提高產品品質,以便進行系統上的改善及精進,但現在企業方面透過大數據演算法,透過自身公司或是第三方不具名人士,將人們的所有行為轉換成數據並予以建檔成個人化資料庫,在不斷蒐集個人化數據的同時,也不斷預測每個人的下一步行為、購買喜好與未來需求,將龐大規模的個人數據當作交易手段 ,針對每個人所建立出來的資料庫給予不同廣告,如此循環便能不斷擴大企業規模,同時也能不斷精進預測準度,甚至反過來控制每個人的行為與情緒。

我們透過產品產生出的數據是我們的財產嗎? 我們有權決定這些資料的去留嗎? 至少到目前為止這些企業奪取我們的個人資料,還申稱他們握有這些資料的權利,只因為在使用這些服務之前我們早已簽下那些霸王條款,包括「使用者條款」、「隱私條款」與「終端使用者授權協定」,這些冗長的條文與契約內容都只需要一鍵”我同意”就得以生效,若是不同意將無法再繼續任何下一步驟的使用,若是關閉特定的手機功能或是更新服務後,產品均會指出該裝置將無法提供可靠的服務與安全性,意圖使人開啟這些具有監控功能的選項。在企業可以單方面不斷更新條款的情況下,我們永遠只能選擇”我同意”,否則將無法享受所有服務。當然,企業需要獲利,我們也不能平白無故地使用他們精心研發的科技與技術,但明顯的是,雙方所擁有的資訊已經嚴重不對等,我們不知道這些企業到底蒐集到多麼細部的資訊,也不知道有多少資訊是我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蒐集。

本書其中章節以心理學的角度探討身為「第二現代性」的我們,除了需要透過他人的肯定來顯示自我價值(這點在青少年上面特別顯著),藉以不斷合理化內心的自我與外在人際關係的種種衝突外,更是身為社會小小螺絲釘面對不同層面無法做出任何改變所衍生出的無力感,這種害怕被忽視、被排除在外、被視而不見的感受深深地影響我們的心理,更是一種生存條件上的威脅,我們需要一個平台進行發聲,這也是為什麼Facebook能如此成功,因為當我們說出來以後,一切將會獲得滿足,同時讓更多相似理念的人聚集,而現在的我們,早就已經習慣透過網路來分享自己生活的一切,包括上週末去過哪些景點、這週去哪間餐廳、與誰同行出遊等等,任何一絲絲能夠分享的心得及經驗都不能放過,如此的循環讓我們一頭栽進網路世界。

現今的網路世界,無論是使用某個企業的服務、應用程式或是單純瀏覽某個網站,我們都身陷於無所不在的監控之下,即便這些資訊可以是最有效防範恐怖攻擊的方式,但也不能因為如此而不斷將這些監控數據視為例外狀態,因為我們早已是局內人,透過本書我們將會知道這些科技的力量遠超乎我們想像,在法律無法觸及的、政府無法有效喝止的、企業不斷擴大掌握的監控數據時代上面,我們已經保有最低”知的權利”,但更危險的是,就在於我們一直感受不到這些威脅的急迫性,對於一般民眾來說,「像我這樣的市井小民,沒有什麼值得奪取的資料。」 正因為無數群眾的個人隱私資料作為基石,才得以讓資料分析與預測能夠穩定運作,或許有些人願意主動提供所有個人資料,但作為使用者的我們難道不能知道企業掌控我們資料的程度嗎,我們能不能以科技使社會進步的同時,亦保有個人的自主決定權呢? 由我決定提供什麼、提供到什麼程度以及隨時可以刪除這些隱私決定或紀錄(是徹底地刪除,而非繼續備份在世界上的某個資料中心),到底誰才能有權利擁有這些資料?肖莎娜.祖博夫已經為我們開闢道路,若我們仍繼續無視這些企業對我們的掠奪,那勢必我們將成為溫水煮青蛙,深陷其中的我們必須不斷思考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