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理解叔本華《作為意志與表象世界》之世界作為表象初論

想針對叔本華所撰寫的《作為意志與表象世界》在第一篇世界作為表象初論中,試著去理解他描述下的表象世界,雖然依他本人的要求,若要深入該書的思想,必須將此書讀兩遍(這是一本將近700頁的論述欸),同時還要先讀完他的《充分根據律的四重根》,以及熟讀伊曼努爾.康德的主要著作(這又是一大工程了…),但我還是很不聽話地想先讀他的本作。

世界為何只是我的表象?

  我們現在所認識到的事物,包括拿在手上的手機、眼前的太陽、味道濃厚的餅乾,都是我們強大的感官刺激所提供出來的資訊,包括視覺、觸覺、味覺、嗅覺與聽覺,一切的資訊平常到讓我們完全沒有任何懷疑,以至於使我們每個人都以為那些就是事物的本身,但事實上,我們沒辦法透過感官去認識事物它本身的自己,也就是「物自身」(當然,叔本華是以客體化的意志作為物自身的本質),我們天生就活在一個名為「表象」的世界,這是一個我們共同感知出來的世界,直到一位名為伊曼努爾·康德(Immanuel Kant)的哲學家點出這樣的觀點並寫下其批判觀點,接著由阿圖爾·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為我們解釋何謂表象世界,我們才得以在世界中得知「意志」這個真理。而對本書《作為意志與表象世界》第一句話便是”世界是我的表象“。

客體與主體

  時間、空間與因果性也都只是「形式」(參見伊曼努爾.康德的《純粹理性批判》),客體與主體的分立也都是需要先存在於共同形式中才得以可能,如果有一個條件才能讓一切的一切都顯現出來,那麼必然那個元素一定是真理。

  叔本華將世界以兩個不可分割與共同存亡的半面做為整體架構,其中一個半面是「客體」,客體就是做為形式的產物,其形式包括時間與空間作為基礎,客體擁有雜多性,其特性非常多種,包括作用性、廣延性、不滅性、恆存性等,它是物質所展現出來的特性,客體所表現出來的共同表述就是「根據律」,任何的客體都必然服從根據律,這是一種客體與其他客體所存在的必然關係,客體只在這種相互之間的必然關係中存在,所以所有的客體都是相對的,是我們先天藉由「形式」得以意識到的,而叔本華也將客體視為表象;另一個半面是「主體」,是認識一切不為任何事物所認識的,它是一個完整的存在,維持著不可分割性並與客體互相存在,兩者缺一不可。

如何使表象得以可能?

  一切的表象只有兩種區別,那就是直觀表象與抽象表象,抽象表象就是所謂的「概念」,亦可稱為「理性」,是只有身為人類的我們才擁有的能力,而直觀表象就是一切的經驗與使經驗成為可能的各種條件(康德的一大發現),這邊的重點是那些使經驗成為可能的條件,這種條件是直觀但又無任何內容的,經驗必須依附於此條件下才能作為經驗,否則經驗什麼都不是,這種條件是規律,也是特殊的表象,數學、重力、磁力分佈、光的運動方式等等就是基於這規律性,我們便可將這些經驗規定為因果律,這種使經驗成為可能的規律與客體的根據律,叔本華以特別型態命名為「存在根據」,存在根據就是在每一瞬間的時間點以及空間並列下所存在於我們直觀的規律性,直觀表象的經驗性必須基於存在根據才得以存在。

  因果律使物質得以可能存在,物質的存在取決於它的「作用」,是一種連續的影響或是效果,作用要看作動詞,也就不斷動態的意思,一個物質的客體必定與另一個物質的客體發生作用,也就是因果律,使物質為何成為物質的根本本質,德語便將這一切事物稱為「現實性」(Wirklichkeit),但除了上述的作用得以使物質存在外,物質仍需要時間與空間作為前提才得以存在,時間與空間均缺一不可,當然,我們可以想像出物質在無限空間或是無限時間內的現象,但這樣的現象變得使物質沒有必然關係,更不可能藉由因果律來規定物質”此時此地”的作用方式。

  與康德不同的表述方式是,叔本華將那些使經驗成為可能的直觀表象稱為「悟性」,這種直觀且無任何內容的認識能力,擁有不可否認的同一性,對於因果性、對於一切物質、對於一切表象都因悟性而存在,我們對於現實世界的直觀全仰賴悟性,這種認識能力是身為動物身體的主體所直接認識的,這是整個方式是不假他人、不須自省、直接了當的純粹悟性,悟性使我們必定是先看到其效果才體認到原因,絕不會有人是先知道悟性才知道現實世界的,叔本華以因果律作為認識悟性的前提,亦即經驗已經假定因果律作為前提的情況下,一切的表象才得以可能。

主客體做為表象時的順序是什麼?

  叔本華認為,其物質要做為表象的順序,在一開始由主體作為客體的條件,並使客體所帶有的特性而成根據律,其主體與客體並存的物質在作用中得以存在,藉由因果律的聯繫以及存在根據的前提下,物質經由我們先天性的純粹悟性,將展現出毫無保留地、實在地、完整地自己,也就是我們所見的一切表象。這邊的主客體並無任何原因與效果關係(也就是先知道效果才知其原因的關係),同時也沒有所謂的因果關係,只是純粹作為對應關係,其次,客體總是以主體為條件,所以主體其實並不在根據律的範圍內,而根據律也不是定義客體的法則,而是將客體之所以是客體的本質所歸納出來的律式,最後,我們沒辦法去作到毫無主體並獨自存在的客體,也無法將其定義出獨立的實在性,真正的實在性只存在我們藉由悟性將物質忠實存在於我們心中的表象,因為物質並不會撒謊,它總是實在地藉由作用存在於此。

我們如何將身體看作直接客體?

  如果我直接脫口說出每個人的身體也只不過是表象,那勢必會引起某種反感,彷彿別人比我還要了解我自已這副軀體般,確實,每個人都是最直接地認識他的身體,若是遭到這樣的否定必然會引起不快,但對於每個擁有值觀的對象而言,我們卻只能間接認識對方。以前面的敘述來說,物質必然在作用中存在,其我們的身體也是以悟性作為出發點,將所有我們身上個感官刺激作出直覺式的認識能力,這是一種直接客體的方式,但這樣仍不足以認識直觀世界,我們仍須具備動物性身體的感性(其實現今的研究指出,植物也有辦法意識到自己身上所發生的狀況,例如阿拉伯芥),也就是透過感覺器官去直接地接受外來的變化,尤其是那些對於我們沒有直接意義的客體,那些毫不起眼、無關情緒、無關於任何我們的客體形式,最後,藉由我們身體的部分與部分之間的互動,也就感覺器官的間接認識,我們才得以認識到我們自己,以上就是我們做為直接客體的條件。

  一切動物均有悟性,也就是我們全都屬於直接客體,但在悟性的敏感程度上仍有落差,一般普通的悟性是認識直接客體與間接客體的因果關係,也就是自身身體的掌握,對比於強烈程度的悟性,針對間接客體之間的認識,乃至於直觀世界相互之間複雜的因果關係,這些不同程度的悟性都仍在悟性的範疇中。若要將直觀表象成為抽象表象,那勢必在悟性的認識下,還需要以抽象式的思考進行理性的概念思考,以悟性做出最直接、最正確的認識,這種知曉是一剎那的認知,是一種突然的頓悟,比起前面的推論及驗證都只不過是使悟性更加清晰而已。

悟性提供認識,理性提供概念構成

  另外一點我們必須知道的事情就是,悟性只做為認識的能力,並不做判斷,也就是說,對於吸管在水中彎折的現象、水往上流的現象與哈哈鏡的現象中,悟性只做出當下最直接的認識,這樣的認識是直接的、固定的與清晰的,撇除一切理性,人們將沒有任何的懷疑與思考,更不會有問題與真假之分,因為悟性已經提供事情的本身。在隨著理性的反省思維下,我們藉由抽象的認識,出現了懷疑、懊惱、顧慮、謬誤與誤解,爾後我們發現這種容易使人誤解的假象需要透過理性去反思並做出假設與判斷,否則我們將陷入假象中,進而使人產生謬誤,這時我們需要理性的幫忙。悟性讓我們生活在現在,理性則讓我們生活在過去和未來;悟性讓我們注重眼前的慾望,理性讓我們互相約束對方;悟性讓我們見機行事,理性要我們先做出規劃;悟性讓我們傳達出現在的感覺與情緒,理性藉由語言提供思想與辦法。悟性與理性的相互應用是人類僅有的能力,悟性只能直觀地認識,而理性只能進行概念性的處理,兩者相輔相臣。

  直觀表象與抽象表象雖然有著不同的區別之處,但其實抽象表象需要直觀表象作為前提之下才得以可能,因為抽象表象需要以直觀表象作為臨摹,也就是以複製的方式來將直觀世界中的素材加以在腦中進行思考,這種概念叔本華又稱為「表象的表象」。抽象表象最大的特色就在於,雖然它跟其他表象的根據律都是指向該表象類別的全部本質,但是它的根據律型態卻是要求抽象表象對應不同表象類別的關係,而不是一般一對一的表象類別對應關係,這也是為什麼抽象表象常常在概念性思考上,又以理性的方式不斷進行衍伸。因此,根據這種特殊的關係上,我們常將多個概念以間接的方式連接出一個又一個不同的關係,此概念稱為「共相」,其例子有美德、倫理、保護、協同等,而透過直接的方式將直觀世界所臨摹出來的概念,稱為「殊相」,例子就是那些我們所能直接觀察到的事物,包括石頭、樹木、狗與人等等。

人生如大夢

  在第一章關於人生(大夢)與夢境(小夢)的短篇敘述就不再此提出,也許之後可以寫一篇綜合各方論述關於夢境與人生是否有必要區別以及其區別方式的文章,但依照叔本華德見解,若只是一昧地認為夢境的虛幻性對比於人生是毫無必要去認識的,那就錯了,本應該如此的想法將不能為我們解釋任何問題。究竟在夢的記憶與當前的現實感,究竟如何區分兩者,會不會我們正做著一場大夢,實際上我們的現實感便如我們在作夢一樣,畢竟在做夢的我們是實在地感受得到的,那我們又為何盡力去撇除那些對我們一樣真實的夢境呢? 確實,現實存在著連貫性,也就是連續的記憶使我們意識著自己就是存在於現在,但事實上,這個標準已經忽略那些所謂的長夢,而我們也不可能逐一在每個瞬間檢視自己所發生的事件。那我們是否能將夢醒的那一刻當下作為判定兩者的區別呢? 其實也無法就此斷定,我們時常在無意中小歇時,其進入夢境與醒來現實時,兩者的情況都處於迷糊的狀態,這時又無法判斷我是從睡夢中醒來,還是正要入睡而已。不如我們就坦然地坦承這樣的關係,是夢也好,現實也罷。叔本華將讀書作為夢境與現實的解釋,逐行閱讀就像現實,我們一字一句地照行閱讀,但偶爾累得時候,我們會想往後翻或是往前翻地胡亂跳至其他頁篇,沒有任何秩序,同時也不連貫地亂讀,而我們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閱讀完一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