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定會在廣告上看過許多廣告用詞,購買該產品可以更有男人味、女人要多愛自己一點、使用我們的產品能有更高的工作效率等等,廣告商無非是希望每個人可以購買他們推廣的產品,曾幾何時我們更換手機的原因不是因為舊手機徹底壞掉,我們購買新手機的原因只是單純因為它舊了、厭倦了、功能相較新產品變少了,曾幾何時我們的生活意義已經由他人定義,廣告告訴我們一定要買車買房、廚具用品要具有哪些功能、最新的手機可以讓你做更多的事情等等,好像沒有這些物品便不成功,我們的消費能力逐漸成為成功的標準,這些滲透力超強的侵蝕無所不見,我們可以從任何角落看到琳瑯滿目的廣告,就像《黑鏡》第二集〈一千五百萬個積點〉的劇情內容一樣,只要睜開眼睛就是無所不在的廣告,連拒絕的權利都完全沒有。

極簡主義的目標非常簡單:

透過自律維持最低的生活需求

就這樣。我可以擁有一整櫃的衣服、十幾雙的鞋子、三支手錶、兩支智慧型手機、四件不同款式的外套,更包括一堆留著無用丟掉可惜的家具和物品,我擁有他們,即便未來擁有更多物品我都可以很明白的說我並不會比較快樂,也許拿到新產品的當下很雀躍,但隨著邊際效應遞減,我很快又不滿足了。極簡主義所倡導的便是透過自律的方式規劃哪些東西的去留,例如我滿屋子的書籍真的每本還會再拾起來閱讀嗎?或是我自己開始決定哪些書要轉送給圖書館,留下最常看的書作保留。又如已經不使用的舊相機我可以決定將它轉賣給其他有需要的人,一些舊包包也能透過網路贈送給其他人。我透過自律的方式將我的日常所需儘量降低,因為我知道囤積的物品越多,並不會讓我快樂,只會增加更多的煩惱,同時也讓我更想不斷地消費。

我指的極簡目標不是從現在開始就丟掉一堆東西,讓自己變得”極簡化”,我不可能丟掉我的吹風機、安全帽或是智慧型手機,不是讓自己一無所有就代表是極簡主義者,而是透過自律的方式來維持自己最低的生活需求,我還是需要吹風機將我的頭髮吹乾、我也需要安全帽保護我的頭,同時擁有智慧型手機才方便讓我與其他人通訊。我們必須確切思考每項物品對自己的價值,購買這項產品對我未來的價值是什麼?  我目前有可以代替的物品嗎?  我真的是需要它而不是想要它。

極簡主義者所倡導的觀念是維持最簡單的物質需求,將心思放在人際關係、自我思考與生活意義,我們必須知道擁有最新的Iphone並不會解決任何問題,多買這些外套代替去年的外套也不會讓自己獨一無二,一個人的價值不是他身穿昂貴的衣服、不是配戴昂貴手錶就是成功的代表、不是擁有Iphone87就走在科技的最前線,此時一個人擁有的只是虛榮的快樂感。我喜歡極簡主義所提倡的目標,我也儘力從現在開始將現有的東西發揮它最大的價值,將不需要的物品轉賣或轉送給他人,未來購買任何物品前先確定好它的價值,並將額外省下來的心思放在人際關係上。

 

前言

我喜愛原生鬥魚,因為有許多種類具有耐30度以上高溫、體色鮮艷、環境需求低、平日維護容易等優點,而英貝利斯原鬥便符合這些特色,我也在租屋處購入兩對英貝利斯嘗試飼養牠們,原本以為好照顧的魚不必特別擔心,家中也備著足夠數量的水蚤與蠕蟲作為營養提供,沒想到兩對英貝利斯在兩週期間體色逐漸變淡,讓我開始正視魚隻問題。

Read More

近期疫情嚴峻,我們除了自身的防疫措施要進行外,也需徹底反省哪些環節導致如此局面。我想針對在網路上、新聞上與論壇上所觀察到的資訊做整理,同時也將一系列的問題撰寫於此頁面上。(每一篇資訊我將附上來源,若是相關連結失效,再懇請來信提醒,謝謝。)

我們每位台灣人都應該持續關注如此重大的疫情訊息,不單單是為了自己,也是將每一次經驗都深記下來,而政府也應該自知他們每一步舉動,都是重重影響我們每位國民,除了全面的決策考量,更需要與人民有來回的溝通,而不是一意孤行的執行對策,千萬不要因為今天一個錯誤的決策,讓明天的全體人民買單。 

Read More

某一天,我與朋友談及汽車證照的考試,當天晚上,我的手機便顯示出”汽車駕訓班專業考照”的廣告,從那一刻起,我便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已經被偷偷竊取,而我們卻渾然不知,甚至明明知道卻視若無睹,這些瑣碎的資料這麼重要嗎? 或許這些隱私並不構成威脅? 他們怎麼沒有事先通知我們? 滿滿的疑惑都在《監控資本主義時代》此書。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