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C_先蘇哲學_詭辯學派

#課程連結:活用希臘哲學#雅典法治審判制度為「人民公審」,類似於今日的陪審團制度,若要藉由法律途徑保障自我利益,個人的口才與辯論能力將是獲得勝訴的一大關鍵,因此,有許多人開始將腦筋轉向於此,開設相關辯論與口才等技巧的課程,同時向他人收取高額的講授費用。儘管我們對詭辯學派(Sophist)沒有太多的文史紀錄,許多皆來自柏拉圖的《對話錄》,但我們仍可以從此看出該學派的立場與特色。

首先我們先以柏拉圖的立場來看待詭辯學派的行為,在《對話錄》中柏拉圖以嚴重的話語批評詭辯學派,並指出他們在道德上面的瑕疵,其中包括以下幾點:

謀利為主

之前文章,哲學即是藉由語言在一問一答的辯證思維中,藉此肯定自我思維或點出他人思維上的缺陷,以探討何謂真正的真、善、美。但詭辯學派的學者並非將目標放在「尋求真理」上,而是以「謀生」為主要考量,將辯論技巧與口才能力作為賺錢手段,使學生在法庭上能輕易獲得勝訴,亦或是在公眾演講中贏得民眾支持。

虛假代表

詭辯學派的學者藉由辯論技巧與口才能力作為賺錢手段外,也會講授基本的哲學概念。但在柏拉圖眼中,這些學者僅是將哲學的基礎製造成似是而非的言論,使民眾認為此言論似乎有些許道理,但實際內容卻非常空泛,毫無架構可言。

作惡來源

哲學本身應是「尋求真理」,詭辯學派的學者卻將其本末倒置,使民眾將哲學視為「獲得官司勝訴」、「贏得民眾支持」及「成為辯論勝者」等用途的知識。在哲學殿堂中,這些詭辯學派的學者就像作惡來源般,濫用哲學的相關知識與理論。

 

由上述幾點可以看出詭辯學派的特色,柏拉圖認為這些狡猾的詭辯學者,以傳授哲學知識為名,實際上卻以辯論技巧為主,甚至還向他人索取講授費用。儘管以上行徑根本不得稱之為哲學家,但我認為只要詭辯學者不自詡為哲學家,而是專門講述邏輯與修辭的教師,那便得以接受。畢竟有這方面(想在官司中勝訴的人們)的需求,必定會有相對應的行業興起。另外,若單純以傳授哲學知識為主的教師是否該收費,我的看法與影片相同,重點不在於金錢本身,重點在於是否已經沉溺於金錢之中,以單就謀生來說,至少要先填飽肚子再來談理想,但若從原本傳授哲學知識給予他人的目標,轉變為僅是為了賺錢為由,那我想他也將不再是位真正的哲學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