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政府是否剝奪個人自然權利

上一篇(文章連結)我們針對自由論者做一個初步的介紹,並比較功利主義與自由論者的不同之處,也描述我們每個人所擁有的自然權利,但這邊還有幾個問題尚未解決,因此我們將從「自然自由」與「公民自由」的角度做切入,來看看是否政府剝奪個人的自然權利。

兩種截然不同的自由

楊照所撰寫的《以平等之名》,其中一章便是描述法國大革命口號「自由、平等、博愛」中的”自由”,與美國革命的”自由”有何差別。前者是在自然狀態下的「自然自由」,意即我是我自己的主人,然而後者所期望的自由是「公民自由」,意即透過政府的立法與執行,在具有共識社會上的公民自由。

如上篇文章提及,在自然狀態下,你當然可以想殺誰就殺誰,因為那是你的”自由”,同樣別人也具有對等的自由,但每個人都握有如此強大的自由時常會越做越過火,更容易因為下手不知輕重,導致每個人濫用自己的權利,因此,我們必須找到一個共識,名為政府的立法機構,大家都要同意放棄執法的權利,以便達到共同共識。

那麼這個多數決的政府有有多大的權利呢? 它又受限於什麼?

這樣多數決的政府具有定義我們自然權利的權力,這聽起來確實矛盾,因為這些不可分割的權利應當是我們所擁有的,甚至我們自己都無法放棄自己的自然權利,憑什麼這些權利是由政府所定義的。

例如今天政府透過徵兵制要求我們步入戰場,如此看來違反個人的生命安全權利,同時也剝奪我們的自由權利,但政府經過投票多數決及完整程序所立訂全體適用的法律,即便它會影響到某些人的權利,但它是具有資格決定我們自然權利的,若今天政府在沒有任何共識前提下,任意指定某個族群或種族剝奪他們的權利,那便是獨斷的。

因此,徵兵制並不會剝奪我們的生命權,士官仍然可以叫他的士兵向前作戰,但若是士官也好、將軍也罷,他們無法從你身上拿走任何一毛錢,因為這是與作戰無關的自然權利,若是他們執意侵犯

士兵的財產權,那他們便是獨斷的。

我們能放棄掉政府並且回歸自然狀態嗎?

政府透過正當程序所立訂的法律,即便影響到少數人也不算侵犯個人權利,但這些法律與政府都是祖先們所達成的共識,我們能任意脫離這樣的政府並回到自然狀態嗎? 答案是非常困難。

在現今社會下,你在出生之時便已經獲取非常多的社會資源,這些透過政府所提供的資源,即便並非來自你的意願,但你已經透過暗示性的共識來享受這些利益。同樣地,你不能一邊拒絕為政府而繳稅,同時又開著車在馬路上,享受政府所提供的道路、路燈、道路救援服務等等。現今的我們難以脫離政府管轄的範圍,除非加入地球上極少數未有任何政府影響的部落,或是放棄任何國籍在無人島生活,不然我們終其一生都必定受到政府的管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