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義:一場思辨之旅》功利主義

上一篇(文章連結)我們針對課程《正義:一場思辨之旅》做初步的介紹,絕對型的道德標準是我們的目標。在探索整個道德與政治哲學時,功利主義是現代人常拿來做為快速道德判斷的方法之一,原因與我們社會在資本主義的渲染下有關,以下將一一闡述詳細介紹。

從電車難題探討功利主義

假設有一輛行駛中的列車,盡頭軌道上躺著五名被綁起來的人,而你站在控制桿旁邊,若是切換控制桿可以即時將列車轉向至備用軌道,但備用軌道上躺著一名同樣被綁起來的人。

1.選擇不做任何事,讓列車通過主要軌道使五個人不幸死亡。

2.選擇拉下控制桿,讓列車通過備用軌道使一個人不幸死亡。

著名的電車難題(Trolley problem-by Philippa Foot in 1967)-wikipedia

大部分的人在單就題目所給的資訊中,均會優先選擇拉下控制桿以拯救五個人的性命,畢竟五個人在利益衡量上遠遠超過備用軌道上的一個人。電車難題之所以是道難題,在於它直接反應出各個道德問題,包括「拯救五個人符合道德嗎?」、 「人命也可以列入計算中嗎?」、 「備用軌道上面的那個人(代表少數者)就該死嗎?」等等問題。同時在我們的道德直覺中,就數量上,五個人遠遠大於一個人,那麼意思是只要「整體利益最佳化或是整體幸福最大化」這個原則,它便符合道德嗎?

假設有一台用來比較所有利益的機器,它含括了所有與該事件有關的任何影響層面,包括躺在鐵軌上的人的家屬情緒、該人對整個社會的價值、後續處理的所有影響因素等等,所有優劣因素都列入計算中,並完成整體的損益分析,最後以利益最大者為道德判斷依據,如此的道德判斷標準便是「功利主義」,其中一位代表人物為傑瑞米·邊沁(Jeremy Bentham)。

現今位於倫敦大學的Jeremy Bentham遺體(圖片連結)

邊沁所研究的功利主義在現今看來如此貼切,善於比較任何事物的我們,彷彿能將所有事物、感情、慾望、需求皆變為統一的度量衡,再複雜的事件只要套用至功利主義的原則:「符合整體利益最佳化或是整體幸福最大化」,一切便會出現符合道德連貫性的判斷標準。不必理會其他人的道德判斷,同時也不需要所有人的意見,因為只要符合”整體利益”,一切便是”好”的。

我們以麥可·桑德爾教授在課堂中舉出捷克針對國民吸菸所做出的損益分析表來作範例:

左邊欄COSTS是針對每個吸菸人口的健康成本,右邊欄BENEFITS則是政府針對吸菸所獲得的利益,包括稅收、省下抽菸人口的退休金、省下抽菸致死時對日後的健康成本、住屋成本等等,最後損益分析的結果為淨利147萬/年,中途若有人因抽菸提早死亡,還可以再省下1200美金。如此計算確實符合功利主義的原則,但它真的是”好”的嗎? 早逝者的價值呢? 各個家庭的損失呢? 生命的價值呢? 就算將所有的損益都納入考量,它就可以做為道德的判斷標準嗎?

是的,我們必須接受一件事,我們沒有辦法將所有事物都變成同一個度量衡,因為每個人的感受都不盡相同,所謂的快樂,又可以分成不同的層次,邊沁認為損益分析中沒有所謂的個人喜好,只有人們對於事物的強度與維持長度。例如:一位被丟到競技場中央被獅子殘害的人,竟然只是為了滿足觀眾台上的觀眾們,殘忍的行為在經過損益分析後,行為竟然變得符合道德,因為我們撇除這種低下、違反道德的觀眾喜好(看著人被獅子吃掉),就整體效益來看,觀眾們喜好的強度和維持長度遠遠大於一個人的痛苦,自然符合功利主義的標準。

功利主義受到兩個最大的挑戰,一是「功利主義是否真的尊重少數者的權利?」,以及「是否真的可以將所有價值、利益或偏好皆變為金錢?」這確實是難以應付的一大挑戰,因此功利主義雖然在道德直覺上便我們廣泛利用,但深入了解後,它是否真的是”好”的,我們難以一語道破。